2012年2月24日 星期五

同人創作|新包青天‵昭虎《英雄嫁》01

※《英雄嫁》之人物,請參《新包青天之七俠五義》(2010)、《新包青天之碧血丹心》(2011)等劇。
※內含昭虎情節,或劇情需要自創角色,有以此為雷者,請小心觀賞。



宋朝首都位於開封,府尹包拯鐵面丹心廉潔形象,無不受人景仰,只要有百姓受到冤屈,隨時可至開封府擊鼓鳴冤,藉包青天以伸冤屈。
是夜,似眉彎月只願透出微微亮光,黑幕遮的城裡幾乎看不見景物,然而噠噠腳步聲疾響,獐頭鼠目的精瘦男子在城鎮間狂奔,不熟悉的路讓他一下子入了死巷弄,大土牆擋去他的路,只得將手上包裹抓得更緊,手上的大刀嚴陣以待。
「總算逮到你了!」
鏗鏘有力的語調在人現身後也隨即落下,比男子還要更瘦、更矮的身影佇立於街道的中央,不偏不倚,站的直挺挺地。手上拿著一把刀,那刀卻是斷了一截。
弱光照出了像是少年一樣的臉,卻看不清楚來人的臉龐。
「我跟你無冤無仇,做啥擋我財路!還是你也想分一杯羹?」
「我不是要擋你財路、也不是來分一杯羹的,我是來緝拿你歸案!」
「你是官府的人?」
「我是來抓你進牢裡的人!」
只見那人領著斷刀一個箭步,便往男子斬去;男子也不容小覷,隨即拿起大刀阻擋來勢,動作卻不若少年的輕巧,在笨重的砍擊下出現不少空隙,那人隨即往空隙斬去,切進腰間的攻擊讓來不及截擊的男子用包袱相擋。
只見包袱裡的金銀珠寶全都依著破洞傾瀉而出,灑了一地,男子心疼的哀哀叫,這一分心足以讓少年輕易地將刀抵在他的脖子上,嚇的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武器也沒力氣拿起。
「看你老是劫搶民家,這回可真的是栽大跟了吧。」少年樂呵呵的笑著,聲音像銀鈴一樣清脆。「跟我乖乖去衙門,不然有你受的。」
「大俠饒命、饒命啊!」
艾虎見男子嚇的跪地求饒,又是磕頭、又是哀求,狼狽的樣子讓她忍不住先給男子一記重拳,首先打暈他,省得繼續擾她耳根子。
「誰讓你沒料到做壞事的下場,這是你應得的。」收起斷刀,艾虎俐落地將男子五花大綁,稍息之間查覺到有人接近,隨及慎重警戒,向旁邊退了一步。
「誰──」
那人技高一籌,立即拐到艾虎的身後,輕鬆接下迅速轉身的艾虎重重一擊,斷刀砍在劍鞘上,發出匡啷清脆的一聲。
「是我。」
挺拔的身影佇立於艾虎的前方。艾虎聽見熟稔的聲音,加上那柄劍的模樣,就算是昏暗不明的夜晚,也能透過這些標誌辨識。
甚至是…再熟悉不過的氣味,透過微風一陣一陣的飄散進鼻息間。
「展大哥!」
話語一落,火光跟著腳步聲到達兩人所在之地,手持火把的張龍、趙虎立即出現,後頭還跟著幾個侍衛,一下子夜幕低垂的小巷弄,燈火通明。
「剛剛聽見有動靜,還以為是誰在開封鬧事,沒想到是妳。」展昭瞥了一眼躺在艾虎身後的男子,認出正是前些時候打劫民財的通緝要犯。
艾虎聞言,羞澀地笑了。
「正好發現這個傢伙在打劫,便一路追到這兒來了。」
「張龍、趙虎,你們將通緝要犯帶回去。」吩咐完二人後,展昭面無表情地繼續說著:「大家都在等妳。」
聽見這句話,艾虎心底暖暖的,像是有熱水流過一樣的感受。只見展昭邁開腳步,艾虎則是慌慌張張地跟上,在展昭的旁邊問著:「那展大哥呢?展大哥有沒有想我啊?」
展昭莞爾一笑,像打啞謎似的說:「妳說呢……」


一回到熟悉的地方,見開封府尹大人的書房燈未熄,直接奔了過去。裡頭的案牘前果然坐著熟悉的黑面男子、文質彬彬的文人,艾虎二話不說小跑步越過了展昭,來到包拯及公孫策的跟前。
「包大人、公孫先生,我回來了。」
黑面男子點頭。額上的月形保持著一種正義凜然的氣度,雙眼黑白分明,儘管只身著便服,卻給人穩重、大器的成熟──這正是開封府尹包拯,剛正不阿的個性,使他對善惡相當執著,屢屢覺查真相到底才肯罷手,也不願意隨便定下人的生死,這樣的堅持讓他破了不少奇案,百姓有感於包拯鐵面丹心,美稱「包青天」。
「艾虎,妳回來啦。」隨侍於策的文人正是公孫策,見艾虎歸返開封府,臉上自然流露出欣喜。
「嘻嘻。」艾虎調皮的笑著,展昭正於此時走入書房,跟公孫策並肩站立。
「艾虎,此行探望親人,可是一切安好?」包拯於展昭立定後,隨即停止辦公,將心思用於關切這位開封府中唯一的姑娘。
三個月前,艾虎的姊姊艾玉蓉捎來信件,要許久不見的艾虎回老家探親,以排解相思之苦;包拯、公孫策、展昭一致認為她該回去探望,因此艾虎踏著輕巧的步伐回老家省親,一去就去了三個月,到今天才回來。
「田媽跟姊姊都好,開了間繡店做生意,姊姊的繡好上更好,生意也挺不錯的。我本想留一個月後辭行,沒想到一留就留了近三個月,沒有事先通知,請包大人見諒。」
「無妨。」包拯擺擺手,要她不需在意。
艾虎從隨身包袱中拿出幾條巾帕,逐一遞給包拯、公孫策、展昭,以及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上頭繡著雅緻圖案,呈現姑娘超群不凡的手藝。她一邊遞著、一邊說:「這是姊姊特意繡的巾帕,說是要感謝開封府的大家照顧我,她說薄禮一份不成敬意,請大家莫見笑。」
「大人,繡帕圖案精巧不俗,是上乘之作。」公孫策眼睛一亮,相當激賞。
「玉蓉姑娘的手藝果然十分精巧,艾虎請代包拯向玉蓉姑娘謝過。」
「包大人真是太客氣了!」
親姊的手藝受到讚揚,艾虎自然是高興的。她眼神一瞥,看見展昭彎下身,將有些眼熟的白巾帕撿起。
「艾虎,這裡還有一條。」展昭將白巾帕撿起後,看見絹角繡上的圖案,與其他的有所不同,有些歪扭不成圖型,可以說是幾條線在上面,構不成圖。
還沒看見圖案的全貌,只見艾虎漲紅著小臉往自己的方向奔來,作勢要搶走那條巾帕,展昭嘴角一勾,將巾帕高舉,讓矮小的艾虎怎麼跳、怎麼搶都搶不到,他卻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
「展大哥──還給我──」
「我還沒看完呢。」展昭一臉無謂的表情,看著那張窘紅的小臉就覺可愛有趣,忍不住想多逗逗她。
「展大哥──您行行好──還我吧!」
「展護衛,你就別再逗艾虎了,瞧她著急的那副樣子,還是把東西還給她吧。」公孫策雖然也對這情況感覺有趣,可又覺得艾虎著急的模樣有些不太對勁,便出聲制止展昭。展昭聽見公孫策的勸說,便將高舉的手移到艾虎的面前,只見她一下子搶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塞進胸襟裡。
除了艾虎之外,三人沒有錯過這一幕,既不解、更是無從問起。
「包大人、公孫先生、展大哥,我、我有點累,先回房休息去了!」
只見艾虎隨即匆促離去,留在書房的三人面面相覷。
「這麼久沒見就逗著她,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展昭望著她離去,只覺艾虎的反應與往日不同。
「應該不比往常過分…倒是艾虎感覺有些心事悶住,可希望她沒事才好。」公孫策思索一陣,比這稍嫌過分的事他和展護衛都做過,倒也沒見艾虎如此困窘。
可見有事。
「嗯,」包拯右手順了順長鬍鬚,一瞧案牘上的卷宗更是眉頭深鎖。「她想說的話會說的,倒也不必勉強。」
「艾虎有心事也藏不住,如果相當重要,想必也會找我們分擔憂愁。她不再是那不懂事的小女孩。」
聽見展昭一席話,公孫策也不是不明白,只說:「展護衛自然是十分了解艾虎。」
展昭並沒有繼續回應,眼見話題告一段落,包拯闔上卷宗,對著兩人說道:「明日本府進京早朝,請公孫先生一同前往,展護衛不必同行。」
「大人?」
見展昭臉色凝重,包拯手一擺,示意對方不必在意。
「有張龍趙虎在不必擔心,還請展護衛替本府查探邊關有盜賊宵小出沒一事。」
展昭點點頭,說了聲「是」。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