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 星期一

同人創作|新包青天‵昭虎《英雄嫁》02


有別於書房內沉重的氣氛,早已離開的艾虎則是躲在自己的房裡,一付安然度過危險的模樣。
她拿出懷中藏著的巾帕,望著上頭的刺繡圖案,與包袱裡的精巧繡帕截然不同,是因為……
「……因為是我繡的呀。」
學習兩個多月,毛毛躁躁的她根本繡不來像親姊艾玉蓉那樣漂亮的圖案,能夠勉強勾勒出圖案的樣貌,已算是相當不易。
不耐地將巾帕隨手丟到桌上,艾虎百般無聊地撥弄一會兒,想想畢竟是自己辛苦了一個月才繡出這等地步,便又小心翼翼收回襟懷。
至於會耐著性子學習刺繡,主要是親姊和田媽老對著她嚷嚷女兒家總要會些手藝,也讓她學著怎麼縫補自己的衣裳,儘管她百般拒絕,不敵親情之餘,鼎鼎大名的小俠艾虎,就這麼度過了一段深閨姑娘的日子。在這些日子之中,艾玉蓉繡了好幾條巾帕,說是要送給開封的大人們感謝對艾虎的照顧之恩,雖是女人家的東西,倒也在地方小有名氣,拿來送禮總是稱得上幾分得宜。
記得刺繡才剛開始沒多久,她實在耐不住性子,繡沒兩下的巾帕被她丟到角落,還是玉蓉姊將它撿回,遞到艾虎的面前,懇切地對她說:「玉荷,刺繡雖然需要工夫,更需要人心,如果妳用心繡完這巾帕,收到的人肯定相當高興。」
艾虎沒多久,便瞧見這句話的印證──她親眼看見艾玉蓉將用盡心力繡的巾帕,小心翼翼地送給心上人;對方也是羞赧地收下,隨後將她抱在懷裡。
接下來的發展,她就算再怎麼年幼無知,也是知道的;親姊與對方心心相印,說不準就快結成親,嫁做人婦。
……但她能送給誰呢?
整整兩個月,她繡了又繡、繡了又繡,一邊想著是要送給包大人、公孫先生、大哥,還是四大門柱,煩憂到連自己都覺得可笑。
她將煩惱丟給親姊,親姊眼也不眨得直接回答她:送給喜歡的人呀。
喜歡的人?
她問:包大人、公孫先生、展大哥這樣的人可不可以啊?我挺喜歡他們的。
問題就在這,她只想繡完這一條,送一個人就好。
艾玉蓉立即替她下了個結論:送給心上人便可。
聞名江湖的小俠艾虎,會有心上人嗎?
「……」
她想了半晌,卻只對著巾帕發呆。
「唉呀!不想了不想了,想的我頭都痛了。」
她幹嘛自找麻煩?
無聊!
艾虎沒有繼續多想,只隨意倒在床上,旅行奔波累積的疲憊讓她往夢裡去。
至於問題……她暫且不去想,反正不急嘛。



隔日一早,艾虎偷了個懶,並未如往常一般早起。
「……好睏。」
艾虎躲在被襖裡,眷戀著熱暖的溫度,捨不得起身。腦子裡卻思考著:從來沒讓自己放懶過,如今卻睏倦的讓人動彈不得……旅行累積的疲勞從未讓她如此貪懶過,然而今日是怎麼了?
準備努力起身的艾虎,聽見房外傳來熟悉的聲音叫喚著自己的名字。
「艾虎、妳起床了嗎?艾虎──」
順便加上幾聲清脆的敲門聲,咚咚咚。
「展大哥──等、等我一會兒!」她立即翻起身,一邊整理自己的樣子,一邊聽著房外的人慢條斯理的說道:「艾虎,妳要是才剛起床,就不要勉強了。我這會兒要去幫包大人辦事,本想帶著妳一塊兒去,看來昨日的旅途奔波確實累著妳了,妳還是待在房裡歇息吧。」
好整以暇待在房外的展昭,聽見房間內有著幾聲沙沙,以及撞到物品的吃痛聲,一邊皺眉頭,卻要一邊忍住進房幫忙的衝動,濃眉大眼一時糾結在一起。
「不累、不累!展大哥你要是不帶我去,我在開封府也悶著啊!」
幾乎是扯開喉嚨的尖叫著,展昭聽見房內匆忙荒章的動靜沒了,便往後退開一步;門果然如預料中的開啟,隨後嬌小的人影從裡頭衝出。
眼看著讓門檻絆了一跤,就要拿臉去貼地板,艾虎眼睛一閉,沒有想像中的痛楚襲來,反而是後領像是有人抓住,眼睛睜開看見的是離地還有幾分距離,受難似的表情才鬆了一口氣。
展昭眼明手快,早先一步用力抓住她的後領,使她不至於遭此撞擊。
「艾虎,等妳就是了,也不用如此莽莽撞撞吧,妳可真是差點傷到自己了。」展昭手一提,讓艾虎好好的站住腳,臉上盡是擔心的表情。「不過妳也算是習武之人,這樣的小危險應該能自己度過,怎麼會如此糊塗?發生什麼事了嗎?」
「欸~沒的事沒的事,剛起床不太清醒罷了。真是謝謝展大哥了……」艾虎替自己拍拍身上的塵埃,總覺得身體有些沉重不太輕盈,關節也有些痠痛,這倒是前所未見的事。
「真的沒事?要不,今天別去了。」展昭眉宇間的皺摺尚未撫平,他對這小姑娘的狀況與平常相悖則是相當在意,先不說在追查盜賊時碰到危險她可能會成為包袱、光是看她臉色蒼白的模樣,也只想叫她待在房裡休息不要亂跑。
……可是。
「不不不!展大哥,我都準備好了,一定要帶我去!」那張小臉有無限的期待還有請求,就算不是張動人的面容,光憑那雙懇切的眼睛也難以拒絕。
相處久了也知道她不會安分地待著,倒不如帶著看照,就算有什麼危險對他來說也不成問題。
「要帶妳去也不是不行,可是妳要答應我兩件事。」他覺得不能就這麼帶小麻煩精出門,因此要約法三章。「第一,要是遇到危險,妳不能插手、只能跑或是躲。」
光聽這一條,艾虎忍不住發出抗議。
「展大哥,我好歹也是小俠艾虎,看見人犯就這麼跑跟躲,那不是挺丟面子的嘛?更何況我有武功能保護自己,每一次不都這麼過的嗎?今天為何──」
究竟是不敵展昭的瞪視,艾虎把最後的話吞了回去。
「第二,有任何不適一定要告訴我,不得隱瞞,否則下次行動妳不得參加。」
他怎麼知道?艾虎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眼前這個男人觀察如此細微,雖說觀察最好的人就屬公孫先生,但沒想到展大哥竟也發現道她有些不對勁,讓她頓時不知如何反應,只能傻傻地望著對方。
「不答應?那就留妳在開封……」展昭作弄似的威脅,艾虎嚇的闔上房門,用力地推著他的背往外走,念著:「行了、行了、行了,展大哥,我們快出門吧~」
展昭的薄唇泛起一絲淺笑,總還是習慣有吵鬧的聲音,在耳邊作響。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