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同人創作|新包青天‵昭虎《英雄嫁》08

開封入夜後,街道張燈結綵,明亮宛如白晝;人來人往擠了個水洩不通,更有好幾個賣藝人就地圍起個竹欄,做起表演,有些說戲、有些走在單竿上,聽說還是從西域傳來的,小民小眾皆駐足欣賞。

醉月樓上的花魁娘子窗門微敞,一雙銳眼從裏頭探了出來,昏黃光線依稀勾出那人的側臉,卻看不清全貌。
是個男人半裸著上身,居高臨下望著熱鬧夜市;一雙藕臂從身後探出,緊緊著。
「當真今晚?」
男人沒回話,一手剝開女人雙手,逕自著起衣裳。
「義父說了,這事必定要成。」女人身著輕紗,一陣風吹亂了青絲,掩不住她清冷美艷的面貌,蹙起一雙黛眉。「若不成,我也難保你……」
然男人早已推開房門離去,無聲無息。



花燈盡出、人潮洶湧,即使是武林高手,人群仍是把前來賞燈的艾虎和展昭擠散了。
「展大哥?展大哥──」艾虎扯開喉嚨喚了幾聲,仍是不見展昭身影。
那麼醒目的一個人,竟也如此輕易消失在人海中?
艾虎不死心又喊了幾聲,仍不聞展昭回應;小肩膀兒垂下,她止不住心急,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往哪兒行去,只能左顧右盼,看有無藍衣身影。
好不容易瞥見個高挺的背影,艾虎使了勁推開人群,一股腦兒就往那兒擠去,手一抓住對方的、興奮一喊:「展大哥──」
原本以為找回展昭,哪知艾虎定睛一看,是個全然不認識的俊秀書生,嚇得她趕忙鬆手。
「對不住,我認錯人了!」燈火如晝,怎麼能把展大哥給弄錯了!她又氣又自責,連書生的臉都沒看上一眼,轉身就要再度啟程。
不料,卻給人抓住。
「姑娘,等等!」
搞什麼?該不會這人也使勒索一套?
還沒聽對方解釋,艾虎甩開書生的手,劈頭就先下馬威:「看你文雅清秀,使不得地痞流氓那套,千萬別說你哪裡疼,我銀子不多,倒能請閣下賞臉吃個拳頭!」
「姑娘,誤會、誤會了。」書生一臉驚恐,又搖頭又擺手。「在下樂平,是個地方秀才,想借問姑娘開封府往哪裡走......」
「開封府?這麼晚去開封府做什麼?有冤情嗎?」烏雲消散,某人一改怒顏。
樂平面露窘色,似是猶豫說不說,反倒是艾虎拍了樂平肩膀一掌,笑咪咪稱:「別怕,我也是開封府的人,你跟我說無妨。」
見艾虎面露喜色,樂平驚懼的臉色才緩下,吞吞吐吐說:「是這樣的,我有一封書信想請展大人過目……」
「你要找展大哥?」她目光炬炬。「這你便是找對人了,展大哥就在這裡──」
「這裡?」樂平狐疑地環顧四周,卻只見得平民百姓。
「對了,我給忘了!我和展大哥走散了……」
樂平忍不住低笑出聲。
「總、總之,我要繼續找展大哥,你還去開封府嗎?」
「我跟妳一起找吧,這樣說不定快一些。」
艾虎點頭,當作是應了。



一股怪風吹進醉月樓裡,燈火都熄滅,慌亂的尋芳客從房裡鑽出。
「搞什麼呀!」
「燈火還不趕緊點,掃老子的興!」
醉月樓裡咒罵聲此起彼落,還聽得見老鴇催人去點燈,但怎麼點都點不著。客人等著不耐煩,摸黑中叫囂不斷,直到有人忽然說一句:「該不會鬧鬼啊──」
「鬧鬼?說什麼呢……」
「上個妓院還遇鬼,真倒楣!」
腳步聲此起彼落,紛紛摸黑著往外頭疾去,誰也不願再多待。
「唉唷,我的良心!快把燈火給我點起來~~」醉月樓老闆娘急著留客,卻不養誰也摸黑看不見,燈火仍是持續一陣未點起。
有人趁機摸黑上了樓,進花魁娘子的房。
只見伊人身著輕紗倚著窗,淡淡月暈撒了一身柔霜。
常人來是要起輕薄念頭,但進門的男人一襲青衫、文風不動,還彬彬有禮拱手作揖。
「姑娘,打擾了。」
花魁娘子緩緩地轉過頭,只悠悠道:「來人是誰?好大的膽子。」
「在下展昭,想請姑娘賜教。」
「包大人身邊高手?也學人當起登徒子來了?還是也想當本花魁座上賓?」
「展某非找姑娘,找一人。」
聞言,女人歛起了神色。


---------------------------------------
距離這一篇更新,竟然是兩年前的事了(遮臉
上禮拜說要先更新一篇,不過因為間隔有點久了,先找回感覺以及規劃故事內容花了點時間,接下來就會集中火力更新《英雄嫁》。

如果你還喜歡這故事,接下來的劇情,希望不會讓你失望、也會讓這份等待有價值,我會努力更新。
但是要做好追長篇的心理準備唷(被揍扁
故事會有點長、也會有自創人物登場。

敬祝,閱讀愉快!

2 則留言:

  1. 大大,小的正等著呢!您慢更不急,記得更就好(๑・v・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