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同人創作|新包青天‵昭虎《英雄嫁》09

「樂平,你走快點兒!」
也不過就兩步併一步地走,艾虎轉個身,就看見文弱書生夾在人群裡,動彈不得,跟著被擠到遠處。就算扯著嗓門大喊,樂平終究是書生,沒點力氣,聲音傳不到、人也被滅頂。

艾虎環顧四周,嘆了口氣,舉步往樂平方向探去,一面使勁推開黑壓壓人群,算是把樂平揪了出來。
「欸欸,姑娘,使不得、使不得……」自己的衣服被揪得彆扭,樂平急忙扯開艾虎的手,不忘隔著自己的衣袖,喃喃念著「男女授受不親」。
艾虎見他這般書氣,踮著時間又拖沓了些,一股火從胸口竄上,蠻力抓住樂平的手腕,粗魯地往某處走去。
「唉唷~~艾姑娘,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唉,煩死人了!」
樂平力氣比艾虎小,自然被拖著走,卻一臉驚嚇,彷彿做了天下萬惡之事;但艾虎全然不理,腳上的速度又加快了些。
眼見前方女子不理自己的呼喊,被拖著走的樂平才甘願自己的命運,於是扯著喉嚨喊:「這是要去哪兒啊!」
「找展大哥──」
「妳可知曉往哪兒尋?」
「不知──總是會找到的──」
找人也沒個方向,總是無頭蒼蠅,艾虎拖樂平到空曠處,才停下腳步。
「這樣找也不是個辦法……」花燈也看不成,這日子可真不好。
但更不好的那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氣喘吁吁,擺擺手:「我、我……我可走不動了……」
「唉,瞧你這樣。」艾虎見樂平宛如一灘爛泥坐在地上,罔顧書生卷氣,想是再也拉不動,不由得嘆:「還是江湖人好,走的快、武功又好,就你般弱不禁風……我看光是走到城門口就要耗上好幾天啦。」
「艾虎姑娘這般有力……佩服、佩服……」
見樂平像是賴在原地不想動,艾虎也沒轍,正當她想著該如何找到展昭時,眼角餘光瞄見屋簷上閃過二黑影,她不由得眼睛一亮。
「有事要發生!」她直覺道。
「什麼有事?」樂平狼狽起身,一面拍去長袖上的塵埃。「我倒是真有事了。」
「不是說你,我是說──」話語未落,一襲藍色身影從空中一躍,落到兩人眼前。
「艾虎!」
「展大哥!我正急著找你呢!」
這會兒總算見到人,艾虎眼睛發亮,笑得可人兒,展昭還未覆她出了什麼事,眼睛盯起旁邊那個孱弱書生。
「樂小王……」見人使了眼色,他話鋒急轉:「咳,樂公子,你怎在這兒?」
「久違、久違了,御貓大人。」樂平拱手作揖,向展昭行了禮,但後者顯得不自在些。
艾虎見兩人氣氛古怪,倒也沒來得及想出什麼,僅是插話:「展大哥,你剛才去哪兒啦?我在這兒轉了老半天,就是沒見著你。還有呢,遇上這傻書生,也說要找你呢。」
展昭深知這言談來回一拖沓,已經追丟人,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還是先回府見包大人吧,還有樂──公子。」盯著那張笑臉,噙到嘴邊的話又硬吞了回去。「先暫時請公子委屈開封府。」
「展大人笑話在下了,不委屈、不委屈。」
到底是辦事要緊,即便古怪沒消散,艾虎也沒先擱在心頭,只是拖拉著樂平一道跟著展昭回府,聽得書生吃痛唉叫,她樂得嬉鬧起來,最後還是展昭一句「別淘氣了」,才收服她的稚氣。
三人回開封府,向包拯、公孫策說明樂平來意。展昭稱是故友暫有要事商量借宿;包拯、公孫策秉來者是客、又是展昭舊識,爽快允了。
說是借宿,樂平沒去棲身客房,反倒是踏進展昭房裡。
連房門也沒敲上幾響,樂平侵門踏戶很是自在,下擺一拉,一屁股蹬上椅子。
站在桌旁的展昭,凌厲目光映在劍身,眼神一凜、俐落一收,刀刃順勢入了劍鞘。
「唉,人家都說江湖兒女瀟灑不羈,我看展大人這是有些古怪。」不若原先的斯文書生模樣,樂平顯得有些懶散、隨興起來。
「樂小王爺……」
「別,就叫樂公子。」順手脫了靴,他隨地一扔。「此次密行,沒道理用官位壓人,再說了,那也非我情願,不過是個虛職罷了。」
「敢情是樂王府出事了?」
「……能有什麼事呢,不就是皇帝表哥的事,否則,我還在王府內逍遙快活呢,這次可真是折騰我了,花上大半個月就為了到這。」算算,這樁買賣還真是不合理。
「看來難辦。」
「豈止難辦……」無奈啊。樂平往外瞥了一眼,又瞧著展昭。「今晚不談,明天找包拯再議,我這小命還是要懸你劍上。」
知道樂平打算待一夜,展昭坐了下來,倒杯水潤喉。
「那小娘子挺逗的,是拐來的還是婚訂你了?」
聞言,含在口裡的水,展昭吐了樂平一臉。
「……」
極少出糗的展昭,想來也是愣了,沒來得及反應,樂平只能先以袖子抹了臉。
「我說你用得著這般嗎?嫌髒!」

樂平一身狼狽,展昭笑了出來。

2 則留言:

  1. 回覆
    1. 謝謝你的支持,讓我想到這篇文遲遲沒有下文~
      食言而肥的症頭還治好Orz
      等我規劃完後續的劇情跟人物,應該就會繼續更新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