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 星期日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2


「真想不到你居然是個笨蛋、從頭到腳都是個大笨蛋!」
氣沖沖跑回辦公室的緋山美帆子再也忍耐不住情緒,毫不客氣地向一臉無辜的藤川一男大聲吼叫。
「就算已經坐上直升機也不能這樣得意忘形啊!你知道一不小心會發生什麼事情嗎?會死的是患者吶!還是你也想要死一次看看?」
「緋山真的很可怕吶……白石,妳替我講講理嘛!」
躲到白石惠背後的藤川一男顯得很害怕,但又不敢理直氣壯地反駁緋山美帆子,只好這麼懦弱的躲著。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強迫中獎為調解人的白石惠一頭霧水,不知道藤川為什麼如此害怕、緋山非常生氣。「有話好說……」
「對嘛對嘛,有話好說——」
藤川一男原想緩和氣氛,他的一席話卻讓氣氛更糟了。
「你給我閉嘴!光聽見你說話就覺得是一種痛苦!」
緋山美帆子直接到白石惠背後將男人揪出來,一手揪住藤川一男的耳朵,就算聽見他喊痛也無所動搖。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現在情況真是一團混亂,都快把她搞糊塗了!
「這個笨蛋因為多上了幾次直升機便得意忘形,完全沒有注意到患者的氣胸狀況!要不是我在運送途中發現並緊急處理,患者連撐著一口氣到翔北都做不到!」
簡直是氣炸了!她實在沒辦法想像這個傢伙坐上直升機後,竟然一點危機感都沒有!
就算上飛機之前處理的再怎麼漂亮,要是沒有時時刻刻注意患者的狀況,也可能來不及反應患者的突發狀況。要不是考慮到會發生危險,她已經準備打開直升機的門把這傢伙丟下去,為民除害!
「沒有注意到患者的狀況是我不對,緋山妳也不應該這麼教訓我的吧?」
「你不檢討自己卻先檢討我?你是傻子嗎?四個實習生就你最需要教訓!」
兩人面對面的吵架,氣勢突然大了起來,還互不相讓。
「是緋山妳太嚴厲了!」
「好了好了好了——」
路過的護士都已經投以注目禮,推開臉已經快撞在一起的兩人,白石惠硬是在他們之間找出縫隙卡著。
「你們兩個人都冷靜下來。」
「哼!」撇開臉,兩人又不講話了。
「希望你下次不會再這麼粗心大意了。」白石惠對著藤川一男柔聲說道,接著轉過頭對緋山美帆子說:「緋山就暫時先饒過他吧,我想……他也不是故意的。」
「那是因為白石總是跟藍澤搭檔,天才跟笨蛋是不一樣的,一線之隔卻有幾千公尺之差,妳當然不知道我的痛苦!」
她也不想生氣啊,問題是搭檔是個笨蛋她哪有辦法。
「要不妳跟我換搭檔妳就知道了。」
「但是這是黑田醫生決定的……我也沒辦法……」老實說、真的老實說……她也有點不太願意,只是一點點啦。
她充滿歉意的望著藤川一男,對方意會後咬牙切齒。
「不要老想著依靠藍澤嘛緋山,妳該不會對他有意思吧?」
藤川一男插話進來,白石惠瞪著他瞪到眼睛都快掉出來了,他還是堅持要發言。
「就知道你們的互動太過親密了,難怪妳老是嫌棄我,原來是巴不得找機會跟藍澤搭檔,嘛,我當然也知道他很優秀啊,但是跟我比較起來他還太生嫩了,妳能夠搭檔到我是好運,要是妳真的跟藍澤搭檔,說不定還會哭著回來求我呢。」
緋山美帆子聽見理智線斷線的聲音,下一秒,她的臉部在劇烈抽搐。
「你要是廢話不那麼多的話我還可以饒你一命……現在求饒已經來不及了。」
她的口氣變得非常平淡,彷彿他們沒發生過什麼事,甚至還露出十分燦爛的笑容,這一切足以讓藤川一男頭皮發麻。
「緋、緋山,妳——」等等,不要!不要過來!
「我改變心意了,既然是好搭檔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未來的日子還很長呢。」
她的腦子已經閃過不知道多少可以鞭策他、壓榨他的主意,想起那些過程就覺得有趣,最後她踏著開心的腳步離開辦公室。
於是乎,藤川一男慌慌張張地跟著緋山美帆子的後頭追了出去,不難想像是為了往後的日子做出求饒。
白石惠輕輕嘆了口氣。
她幫不上調解的忙,知道藤川之後的日子肯定不會太好過,只能暗中祈禱緋山不會太為難他。
「唔…你也在……」
晃了晃,視線落到了站在門外的藍澤耕作,白石惠有點不自在的游移著眼神。那道鮮紅色的線比原先暗了些,還是沒有消退多少。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這也是很正常的吧。」
他狀似沒事人兒一樣的回到自己的坐位,手還不忘翻動幾份報告,仔細的檢查病患的病歷表。
「……是、是啊。」他還在生氣,她很明顯的可以感受的到。
怎、怎麼辦……他看起來很冷淡……
「藍、藍……」說不到澤的時候,他的視線對上了自己,白石惠的聲音就這麼硬生生的卡在喉間,出不來。
「……這個標記真的很顯眼。」他還是沒事人一般的寫著字,看起來很輕鬆自在。
然而語氣比往常更重。
一定是去巡房的路上,被嘲笑了不少次吧……
「那個…有沒有我能做的事呢?比如說跑腿什麼的也好。」不管做什麼都好,只希望他能不再那麼生氣就好了。
「……當真?」
白石會點點頭。
「那就跑腿吧,一個禮拜為期。」
儘管去巡房,他的腦子也沒閒著,一路上都在思考怎麼整治對方,心情也因此莫名的大好。
這麼想來,是不是有些幼稚了呢?無妨。
「一個禮拜?」她瞪大了眼睛。「油性筆今天應該就會消失了啊……」
他冷冷地掃過一眼,隨後她選擇沉默。
「……一、一個禮拜就一個禮拜。」語氣中雖然有點不甘願,但她還是答應下來。
「那,我肚子餓了,去幫我買東西吃。」瞄了一眼時鐘,差個幾分鐘就要午休時間了,跑跑腿也不為過吧。
「現在開始?」
「那我也在妳臉上畫一道——」
「我去、我去!請務必讓我去!」
白石惠馬上衝了出去,儘管是皺著小臉,她也還是得認命的接受。
真是個比她還小氣的男人……緋山才不知道他也是個魔鬼吧……
前往的路上,她的小腦袋瓜子這麼想著。
等待的時間,他反而覺得愉快。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