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4



坐在翔北醫院貼心設置在屋頂的長椅上,藍澤耕作慵懶地舒展身體,目光環視著這棟建築物周圍景色。
夏日的太陽西沉總是偏晚,仍舊明亮的暮色染了白雲幾分橙灰色,很是漂亮;吹來的微風涼的令人心曠神怡,帶走了燥熱的溫度。
聽見沉重的步伐聲朝自己逼近,不意外的對方是生著氣來的,但藍澤耕作不躲也不閃,就坐在原處等她。
「為什麼不先告訴我要在屋頂吃飯?」害她白白走了辦公室一趟!
多方打聽才知道他往屋頂的方向走,於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上來,果然發現人在這裡。
「我正要說的時候妳已經跑走了。」又不是他的問題。
「那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我?」
「……」他沉默半晌,才說道:「我剛睡著了,風,很舒服。」
實際上,他本來就不打算打電話告訴她,心裡有那麼點想看到她氣呼呼地跑來找他興師問罪,好像一隻可愛的花栗鼠,嘴巴塞著滿滿的瓜子一樣。
是的,可愛,他沒打算否認自己的想法,也沒必要。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有著難得一見的可愛。
客觀來看,白石的五官端正,長相清新秀麗,認真來看還是漂亮的。
他向來對女性的美醜沒有任何興趣,一心專注在課業和工作上,不管是對同性或是對異性沒有任何興趣──有興趣的,只剩下怎麼超越別人拿到頂尖而已。
所以對白石產生了「有趣」、「可愛」的念頭,是從未有過的。
他並不討厭如此想的自己,甚至也有了「緋山很聰明」、「藤川很吵」的感受。
白石並非最特別的,只是出於…對同事的正面評價,他想。
藍澤耕作接過了白石惠遞來的塑膠袋,鼓鼓的程度讓他愣住。
「我不知道自己有這麼餓。」
袋子裡的分量足足有兩人份,藍澤耕作順手翻了下袋子裡的東西——兩個便當、兩瓶瓶裝綠茶。
「是沒有。」
白石惠不願再被牽著鼻子走,決定冷靜下來,逕自在長椅上坐了下來,和藍澤耕作隔出一人座的距離,並拿走他手上的塑膠袋,甜甜一笑。
「既然都已經買上來了,我們一起吃吧……」她收好自己想吃的那個,分給男人另外一個。「緋山剛剛被叫去急救了,沒時間跟我們一起吃飯。藤川聽說被血噴了一身,正在浴室洗澡。」
「他們兩個…最近沒什麼問題吧?」
「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解開便當的動作慢了下來,她想起中午在餐廳裡,緋山逼著藤川把堆的像山一樣的菜全都吞進肚子,忍不住隱隱作嘔。
她最後總算是把便當打開,一口一口緩慢吃著,眼睛看著落日美景,心思卻飄到遠處。
其實最近她也聽到一些傳聞,說自己最近和藍澤走得很近,聽起來關係好曖昧;常理來說同事之間應該保持適當距離,畢竟職場並非談戀愛的場所,更何況還是急救科別,整天只能想著如何治療病患,無暇顧及其他。
可是……
倘若因為在意別人的目光而刻意疏遠藍澤,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默契和情誼就像是拋到水底,有去無回。
比起旁人,她更在乎會不會失去藍澤。
「原來如此,」沒有察覺白石惠的異狀,藍澤耕作兩三下就將便當打開,將飯菜迅速往嘴裡送。「難怪最近總是看見那兩人黏在一起,依緋山的個性絕不可能發生,她避藤川避之唯恐不及。」
不是只有他這麼認定,是全醫院的人都這麼認為。
「啊…說、說的也是……」已是心不在焉的吃著便當,白石惠陷入沉思,一面訥訥地回應藍澤耕作。
「……妳真的有在聽嗎?」難得才聊閒話,這傢伙居然不怎麼搭理他。
「對、對不起。」被抓包聊天走神,她窘困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繼續默默地吃便當。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他們倆都沒有繼續交談,只有靜默相伴。
氣氛明明悶得讓飯變得難以下嚥,微風的涼意多少還是驅除了身心的不愉快,達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平衡感,直到兩人都解決手上的便當。
兩人拿起綠茶,幾乎在同一時間裡打開瓶蓋、喝下綠茶,默契好的不像話。發現彼此又在同一時間相望,兩人就這麼怔住。
過了好一會兒,白石惠才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打破了這段僵局。
「挺像的呢,我們兩人。」
他沒有回應,僅是拿起綠茶飲了一口,望向遠方的夕陽。
最後她看見男人的側臉,嘴角抹過淡淡的笑意。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