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5


四個人目送黑田脩二與兩名醫生,在只剩下四人的空間裡稍加伸展。
緋山美帆子掩著額頭,半瞇著眼瞪著站在一旁嘻嘻哈哈的藤川一男。
「原本以為下午值完班我就可以回家休息,沒想到還要在這裡耗上一個晚上。」尤其是被你拖累——她悶在心裡沒說出口。
「這又是我的錯嗎?」藤川一男皺眉著,大發抗議之聲。
她的表情擺明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今天跟她一起上直升機,中午還硬被她塞了好幾人份的菜,他都忍下來沒跟她計較,為什麼她還用那種「你帶衰」的表情看他?
抗議!
即使如此,藤川一男也只敢在心中默默表達。
「就是因為有你這個傢伙所以才帶來壞運氣的吧,如果你想反駁的話…要不要先確定你從小到大都沒倒楣過?」
她瞪大了美目,深墨的瞳孔有著攝人的可怕;面對咄咄逼人的緋山美帆子,藤川一男也只能節節敗退。
「不…也不是說沒有啦……」偏頭想著,藤川一男也不自覺的被引導回答,隨即又小聲的反駁。「又不是每次都倒楣,也有幾次很幸運的!像是女孩子找我搭訕、或是在車站的坐椅下面撿到十塊錢。」
「真是無聊的幸運。」男生搭訕那些她已經司空見慣,不必自己撿零頭她多半都是等人送禮物上門,這種不起眼的幸運哪能算的上。
「唔!」氣到說不出話來繼續反駁的藤川一男瞪大眼睛,望著緋山美帆子露出女王般的姿態卻無可奈何。
所以他將話題轉到了始終默默無語的兩人身上。
「說起來,最近你們兩個老是一起走著,就算沒事好像也會一起。白石,老實說,你跟藍澤是不是在交往啊?」再怎麼說女生總是比較好親近,藤川一男因此有恃無恐地跑到了白石惠的旁邊打聽。
藍澤耕作一動也不動的在旁邊搓著手指;白石惠則是深感困擾。
「才、才沒有。」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說臉上那道痕跡是她的惡作劇,所以才造孽自己要承擔。「才不是這麼一回事,藤川你別胡說,只是同事而已。」
「是啊,這傢伙除了偶爾派上一點用場以及當保母以外,最厲害的就是那張嘴巴。」緋山美帆子精準的批註。「不過再怎麼說藍澤都不可能跟這個書呆子在一起,看來你又要減少一項優點了,真糟糕啊。」
「誰是書呆子…我才不是…」白石惠抓緊了口袋裡放著的小書本,咕噥幾句。
顯然緋山美帆子說的是實話,所以藍澤耕作悄悄笑了,不著痕跡。
「是不是胡說的問問藍澤啊。」這次藤川一男又跑到了藍澤耕作的面前,興奮地說:「哎呀藍澤,我們是哥兒們,有什麼事情不說說就太過意不去了吧。」
搓著手指的動作停止了,藍澤耕作若有深意的望了藤川一眼。
「現在工作比較重要。」
「說的也是。」緋山美帆子贊同。
「也是呢……」白石惠也贊同。
三個人頓了頓,隨後回歸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一瞬間辦公室不見三個人的蹤影,變的好些清靜。
「喂喂——等我啊——」藤川一男急急忙忙地跟在後頭,一面大呼小叫著,走廊還迴盪著急促地跑步聲。
那道辦公室的門,就此輕輕地闔上。


「啊…藍澤女士……」
正打算逐一巡房的白石惠停下了腳步,她看見藍澤絹江雖然聽命著復健師的要求,順從地靠著欄杆一步一步的移動,經過一段時間的忍耐,她仍舊爆發不滿的情緒。
「不要不要…為什麼要我做這些嘛……你讓我回去…讓我回去找耕作……」幾乎像是耍賴的小孩,藍澤絹江乾脆坐到地上,不願意再起身了。
「藍澤女士,妳知道再跌倒一次的話會發生什麼嚴重的後果嗎?會癱瘓的啊……所以我們不要放棄好不好?再堅持一下、堅持到妳可以走路為止……」耐心扶起了藍澤絹江,復健師一步一步的引領著她。
白石惠對這一幕怔住了。
老實說,自從她知道藍澤絹江是藍澤的親祖母後,心裡一直十分難受。
儘管藍澤看起來既冷漠又堅強,眼神偶爾還是會露出一絲落寞,那是其他人都未能發現到的事,而她發現了。
醫生的工作一直很忙,他仍會拼命擠出時間照顧藍澤絹江,儘管嘴裡不說,她也知道他正在默默承受親人忘記自己的痛苦,卻又必須裝得不甚在意。
於是她想著自己也許能幫上些什麼忙。
當她看見再度鬧脾氣的藍澤涓江索性坐在地上,她毫不猶豫地靠攏過去。
「啊,白石醫生。」復健師看見她的到來,顯然覺得意外。
「正好經過這裡…然後看見了藍澤女士跌坐在地上,怎麼了嗎?」
「這說起來也有點糟糕……」復健師煩惱的幾乎眉頭都要糾結在一起了。「可以的話我希望藍澤女士能趕快好起來,恢復走路的能力……這樣的話有助於她減少癱瘓的可能。縱然她可以依賴輪椅,還是不比以自己的能力行走好;如果非得要坐輪椅不可,那對我來說那可是相當討厭的結果。」
復健師指了指自己的名片,上面身份認明的「復健科醫師」幾個字清晰入了眼,如果照顧的患者始終無法復健成功,那真是對這幾個字好生諷刺。
「那……我試試看講幾句話可以嗎?」
復健師微笑著對她說了聲好,白石惠對著賴在地上的藍澤絹江握起了手。
她的手有很多粗繭,還有一些皺紋、一些老人斑,但是卻很溫暖。
「藍澤女士……」她望著對方的眼睛,對她露出笑容。「如果能夠趕快走路的話,我想……耕作也會很開心的,他會喜歡妳拉著他一起走路、帶他出去玩,然後一起買冰在炎熱的天氣吃……所以,走路的話,就可以很開心的拉著他的手,跟他一起到很遠很遠、輪椅走不到的地方,就可以跟他一起牽著手,而不是他只能幫你推輪椅……」
對「耕作」的名字有了反應,藍澤絹江真切而誠懇的眼神正認真的望著她。
「那,我們一起練習走路好不好?」
藍澤絹江開心的笑了。
「妳認識……我的孫子?小小的……很可愛,他叫做耕作喔!」
「嗯嗯,我知道喔……耕作真的很可愛,他在等奶奶趕快好起來喔,他要吃冰、他要出去玩……所以絹江奶奶要加油,一起努力走路。」她很開心這個話題奏效,同時,也因為如此親暱的叫著藍澤的名字而有所羞怯。
「好好……我要加油、我要加油。」藍澤絹江很開心的自己起身,不要復健師扶,她自己倚著欄杆站了起來,然後慢慢的走著。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對對,很好很好——」她露出雪白的齒,笑容更加陽光更加燦爛,比起外頭陰雨籠罩,醫院也出現了小小的陽光。
這一幕,收進了藍澤耕作的眼底。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