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6



窗外風雨交加,轟隆隆的聲音與只有斷斷續續的幾通電話響起的翔北醫院顯得對比,偶爾病患的催鈴聲也來湊個熱鬧,病患種種的一切都還算完好。
幸好,並沒有發生停電跟斷水的問題,否則翔北的駐院醫生們以及護士都還要為此煩憂。
藤川一男毫不考慮的就被徵召而去應付簡單的醫療手術;資歷較深的三井環奈、森本忠士游刃有餘,其他較為困難的手術暫時先由他們進行,如此也平安度過了幾個小時。
此刻已是深夜,沒有人刻意想要注意時間的走動,彷彿多看一眼就對自己宣告一次漫長的等待、等待明日來臨之時。因此與其花心思注意分秒,倒不如讓自己栽入工作當中,直到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結束。
辦公室一片寂靜,只有翻動紙頁的沙沙聲,或是均勻吐息的聲響。
聽見對話機說了聲「把白石跟藍澤、緋山」叫來,三個人停下手邊的工作趕忙前往手術室,路途中藍澤耕作擦過白石惠的身旁時,低聲說了一句「謝謝」,讓跑起來的白石惠因此停下了腳步。
「快點,別發呆啦。」緋山美帆子拍了一記她的肩膀,隨即緊緊跟在藍澤耕作的後方。
「啊…好……」剛剛的…是幻覺嗎?
不論真相為何,白石惠選擇邁開腳步,跟上兩人。


手術室的燈一直沒熄過,直到接近黎明時分才轉而黯淡,裡頭忙碌的人們也得以暫且休息。
勞碌了一整個晚上的四個人全都倒在辦公室裡,清一色虛脫的模樣,所幸風雨逐漸變小,四個人也可以稍微放心。
「真是低迷的氣氛……」冴島遙一開門進來,就發現奄奄一息的四個人或坐、或躺在椅子上。「拜託醫生們振作一點,要是等等還有手術的話怎麼辦,年紀輕輕就這麼沒體力真是不得了。」
毒舌還是讓四個人一動也不動,直到藤川一男的鼾聲微微的出現,冴島遙才嘆了一口氣。
將交代的資料放到四個人的桌子上,她拉開門後頭也不回的低聲說了一句「辛苦了」,才離開這群實習醫生的辦公室。


儘管得到休息時間,藍澤耕作卻頭一個清醒,不是他已經睡飽了,而是一直有個人在他耳邊不斷呢喃著。
「好熱……」
不,冷氣冷得他直打哆嗦。藍澤耕作循著聲音望去,是白石惠的方向。
「好熱……」
心裡直覺不對勁,藍澤耕作輕搖著她的肩膀,要她醒醒。
「妳不對勁。」
「頭好昏沉……而且好熱……」
按著她的肩膀,隔著布料傳來的體溫比往常來還的高熱,手心感受到的溫度讓藍澤耕作保持警戒,即使不是醫生,如此狀況足以讓他蹙起眉頭。
「白石,抱歉了。」藍澤耕作抬起她的頭,進行簡單看診,確認沒有其他問題後,這才宣佈這女人的狀態。「妳發燒了。」
「唔嗯……」迷濛著眼,正頭暈的白石惠也認為自己發燒,雙頰的溫度讓她無法適應,從抽屜裡拿出長備的冰敷貼,隨便貼在額頭上;接著想拿退燒藥時,卻發現沒有水,只是喃喃著。「我吃點退燒藥……」
但是腦袋很昏沉,她想站起身,身體一點都不合作,天旋地轉的背景讓她想吐,虛軟一陣後倒進了藍澤耕作的寬廣又溫暖的懷裡。
「啊……」白石惠昏昏沉沉的腦袋分不清楚倒進誰的懷裡,迷濛的視線還是看清了那人臉上的紅線,嘴角情不自禁勾起了一點微笑。「這條紅線……是藍澤啊……」
「……妳是靠這個認人的嗎?」他一瞬間升起怒火,這個女人卻無視他的怒意,立即從他的懷抱中掙脫而出。
「抱歉……」她站直著身體,一路搖搖晃晃的拿著水杯走出去,看起來跟喝醉的人沒什麼兩樣。「門在哪裡……?」
她看不到啊……好暈。
模糊的視線把她的距離感徹底崩壞,只能依靠著感覺走路。
看著她無厘頭的誇張行徑縱然有些好笑,藍澤耕作還是把她拉了回來,讓她安然倒臥在辦公室的小沙發上。
「待在這裡。」他命令。
他動手將他頭上那歪七扭八的冰敷貼撕掉,重新黏了一遍,一會兒還去外頭倒來了溫熱的開水,她卻已經睡著了。
「怎麼了嗎……」轉醒的緋山美帆子睡眼惺忪,對著藍澤耕作發問,然後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白石惠。「白石怎麼了?」
「她發燒了。」退燒藥還沒吃呢──對著手上的水杯,藍澤耕作有點不知所措,只能拿在手上。
「發燒?」聽見她生病了,緋山美帆子的精神全都來了。「居然在發燒?什麼時候開始的?」
「應該是入睡以後。這裡的冷氣太冷,進來休息前又冒了不少汗,難怪會感冒。」儘管如此,她的抵抗力也太差了,至少他們三個人沒事。
「說的也是…冷氣還真的有點冷。」她皺眉,雙手摩娑著手臂,感覺冷氣更冷了些。「那她吃退燒藥了嗎?」
「還沒。」她睡著了,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緋山美帆子仍舊是皺著眉,但她在意的不是白石惠的燒而是冷氣。
「吶…藍澤,你不覺得冷氣比平常更冷了一些嗎?就算現在是深夜,也不至於冷到讓人發寒吧。」
她拿起了外套,卻輕輕的打了個噴嚏,說了聲「好冷」。
手上那杯熱水降溫的速度比想像中的快,藍澤耕作看了一下空調的溫度,略顯得頭痛。
「十九度……太冷了。」藍澤耕作按了加溫的按鍵,但是每按一次溫度屢降不升。
「不行,空調壞了。」
「壞了!?」她大叫出聲,連藤川一男都被聲音吵醒。「可是現在……現在上哪去找維修人員……」
「咦……早上了嗎?怎麼還是暗的……哈啾!」打了個噴嚏,藤川一男半夢半醒的睜開眼睛。「好冷——」
「現在只能去查看空調系統發生什麼狀況。」藍澤耕作拍拍藤川一男的肩,示意要他跟著一同前往。「緋山,白石就交給妳照顧了。」
「好。」
得到應允,藍澤耕作和藤川一男離開了辦公室。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