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7


「妳這傢伙哪時候不生病偏偏這個時候生病……」
「對不起……」
藍澤和藤川一離開後,認命的緋山美帆子換了一杯稍微熱一點的溫開水,強迫白石惠睜開眼睛吞下那幾顆不怎麼好吃的藥丸以後,才總算是結束了任務。
藥效過了半個小時後開始發揮功用,白石惠從昏昏沉沉轉醒。
助眠的效果沒有作用,大概是因為已經睡了好一陣子,得到充分的休息。
環顧四周好一陣後,白石惠輕聲問道:「藍澤跟藤川呢?他們有手術嗎?」
「冷氣壞了好一陣子,所以他們去修了。」
雖然說醫生也算是一種修復工作,但他們能夠修的好嗎?只拿手術刀的醫生,不一定拿得動扳手……她覺得不安,哦,加上藤川的話就不是有點,是非常。
「妳多睡一會兒養好身體,明天還要上直升機呢。要是真的不行就請假吧,我代替妳跟藍澤上。」
「嗯……」因為緋山的話讓人安心,所以白石惠很快的陷入了沉睡;反倒是緋山美帆子擔心的喃喃自語道——只希望明天不會到人手不夠的地步。


跑去修理空調的兩人面對巨大的機械卻不知從何操控。
雖然藤川一男想試試看隨便動一動,但在安全的考量下還是讓藍澤耕作駁回了。
「就算這樣看著也不能找出問題吧,總是要先動手試試看的啊。」藤川一男憂心忡忡的道。
雖然兩人也試著想向其他男人求救,不巧的是大多數在醫院職班的都是女性,醫院裡僅存的男性醫生通通都去手術室幫忙,否則就是在家休息,依照外頭狂風暴語的情形也不能冒險讓他們出門,這種情況下也只剩下他們兩人可以用。
「嗯……或許可以試試看把它解體。」螢幕上的按鈕通通不能使用,一看見溫度已經降到了十八度,氣溫也愈來愈寒冷,這樣下去多數較年老的病患或者較為敏感的患者會承受不住。
「失敗了怎麼辦?說不定整間醫院都不能用空調…會、會熱死人的……」身處危險之中仍無法停止顫抖,藤川一男相當擔心的說著。
「不論是放著不管或是失敗,都是會死人的,倒不如動手試試看成功的可能性。」三分之一,這個機率會讓病患處在安全的狀況。
相對於藤川一男的不安,藍澤耕作雖然冷靜,實際上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動搖。
因為是翔北,所以才會如此不安、如此動搖,所有陌生的情緒風湧而至,連他都有些難以招架。
不過不能就這麼搖擺不定或是放棄,那不是身為一個救命者的本分,而是應該尋找突破點,這才是在翔北工作的態度,也是他存在翔北的目的。
「做吧,我們動手。」藍澤耕作打開了機器下方的位置,開始動手尋找那些管線。「或許問題很小,我們可以解決。」
「……真、真是拿你沒辦法,我藤川就幫你吧!」

冴島遙也發現了空調的異常,源自於正在看護的病患以及鄰近的病患都輾轉翻動著,喊冷的聲音愈來愈多。
因為常常走動所以一點也不感覺冷,然而當她看見空調的溫度真的是嚇了一大跳,緊張地狂奔到手術室,通知正在動手術的資深醫生們。
「唔嗯……」黑田脩二稍白的眉皺成一團,眼前這件事可不止關乎一個病患的事情,而是關係到全醫院的病患,就有點棘手了。
目前的醫生就算撤下手術台也沒有維修設備的經驗以及技術,這對醫院來說是莫大的負擔與問題。但是現在三更半夜風雨也不小,又哪裡可以找人來幫忙修呢?
「我建議從病患裡找人看看,如果對方的傷勢不重,我們就可以交涉請他幫忙維修看看,如果他的傷勢真的很重,我們也可以遵照他的指示,讓醫院的人充當維修工。」三井環奈這麼建議著,雖然對不起病患,但眼前更重要的是病患們的安危。
溫度已經降到了十七度,所有人開始感覺到寒意。
「就這麼辦。」黑田脩二也贊同三井環奈的想法,讓冴島遙趕緊去找人來幫忙。
「另外,所有的護士都先去巡房,觀察每個病人的狀況。」
護士們齊聲說了聲是,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護士們最後找到了傷勢不重的資深維修工早澤太一,但因為他的右手骨折,無法親自進行維修工作,於是讓藍澤耕作和藤川一男聽從指示進行維修工作。
冴島遙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早澤太一來到設置空調設備的機房,讓他直接進行指導,兩人埋頭苦幹的對著多數管線以及機械檢查,最後好不容易找到問題了,總算是鬆了口氣。
「只是機械的觸控出了點問題,只要修正就可以了,接下來就請——早澤先生——?」藍澤耕作目光帶到了早澤太一的身上,發現他整張臉痛苦的皺在一起,不斷發出呻吟,左手抱著肚子。
他馬上走到早澤太一的身邊,對他做了一點檢查。
「早澤先生,你哪裡痛?這裡嗎?」藍澤耕作對著他做一點檢查,發現他的疼痛點處於腹部,但是詳細的檢查器具並不在身邊,他正想離開前去拿取檢查器具時,藤川一男卻在他背後大叫著。
「藍澤——現在還沒維修完畢,怎、怎麼辦?」
現在的情況是——如果早澤先生需要做手術,這裡的設備就沒辦法完成維修——
早澤先生在這時候發作,這樣的情況並不能放任不管。
「藍澤醫生,我去拿檢查用具!」冴島遙語畢立刻離開了病患的身邊,用最快的速度奔跑在走廊上。
溫度只剩下十三度。
「光聽診器或許不夠,要檢查早澤先生的話可能還需要用到更精密的儀器檢查,只怕到時候溫度會下降的更快,等我們檢查完早澤先生,醫院的病患也差不多都遊走在死亡邊緣……」他皺眉,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手指慣性著搓著手,他的大腦還在運轉,思考怎麼找到最好的方式。
醫院內不少警鈴聲開始響起,許多患者開始感覺到不適,這情況是在考慮之內的,但目前來說卻還沒有解決的方法。
手機響起。
藍澤,快點把冷氣修好,再慢吞吞的病患都要被你害死了——黑田醫生只對他這麼說道就掛斷了電話。
「藍、藍澤,我們該怎麼辦?!」藤川一男不安的問著,手足無措的他根本不敢妄下定論,只能聽憑藍澤耕作的話去動手。
早澤太一微弱的呼吸聲慢慢順暢,雖然還有點急促,但他用著微弱且細小的聲音對著所有人這麼說:「醫…醫生……我沒關係……把、把冷氣…修好……比較重、重要……」
聽見早澤先生的堅持,藍澤耕作只能下近似於無情的決定——在修完空調的那一瞬間,馬上帶早澤先生去動手術。
「藤川,等我維修完空調你馬上帶著早澤先生檢查,如果需要手術的話找緋山,記得跟請家屬簽手術同意書——冴島,妳等等就跟著藤川一起。」儘管仔細的吩咐著,藍澤耕作的手還是遵照著早澤太一的指示動手,更換壞掉的部份。
看見冴島遙急忙的跑過來,他同時也這麼說著。
「我知道了!」兩人有默契的應著。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