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番外篇 #情人節說好這樣過

本篇收錄於《今日休診中》(《心跳瞬間》加糖本)。
未修稿版。




藍澤耕作外表俊俏、體格剛好,人又聰明,即使態度冷漠,醫院裡仍不乏愛慕者,有時還會遇到患者大膽示愛。
當然,從未見過藍澤耕作對誰動心或是遲疑,也沒看過一臉酷樣的他對誰露出笑容。
因為所有人都不知道,早有人進駐他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只是一年當中,只有某些特別的日子容易讓春心蕩漾,增加告白的勇氣。
二月十四日當天,翔北醫院一如往常正常運作,隱約中瀰漫著曖昧的氛圍。
正在巡房的藍澤耕作,從第一間走到最後一間,除了一般的醫病問答,還摻雜「我拒絕」、「我不收」、「我正在工作」這三種回應。
「藍澤果然是最受歡迎的那個,一直被女孩子追著跑呢。」笑咪咪的藤川一男端著午餐盤,一屁股坐在緋山美帆子的旁邊,面對著白石惠。「明明這裡也有個迷人的帥哥啊,結果整個早上只收到小朋友送的巧克力。」
「你跟他不可能是同一個等級的,倒不如祈禱那個人會送你巧克力吧。」緋山美帆子燦爛一笑。「嘛,本命巧克力我看應該是沒機會了,有義理就要偷笑了。」
「那個人?」眨眨眼睛,白石惠看著喪氣的藤川一男,才後知後覺想起。「啊,是說冴島吧……那,這個先給你。」
白石惠從口袋裡掏出小顆巧克力,放在藤川一男面前的桌子上。
「白石,我還沒有沮喪到需要妳的同情。」話是這麼說,藤川一男仍是撿起那顆巧克力,並露出爽朗笑容。「還是謝啦,至少比緋山有人情味多了。」
「你可別開心得太早──」語未竟,緋山美帆子隨即瞪大雙眼,看著經過桌子旁邊的藍澤耕作,搶劫藤川一男手上的巧克力,不理會對方的抗議,隨後坐在距離三人遠一些的位置上,一口將巧克力吃了。
「我的巧克力!」可能是唯一的一個、女性的、義理巧克力,就消失在那過分的傢伙口中了。「藍澤──你這傢伙──」
就算用殺氣騰騰的目光回敬,強盜的那方也彷彿沒事人一般地繼續吃他的巧克力。
看見藍澤耕作蠻橫地奪走巧克力,身為祕密女友的白石惠也愣住,隨後一臉歉意地向藤川一男說:「等一下回辦公室再補給你,我還有帶一些。」
「我就說了吧,笨蛋。」這傢伙,吃醋的對象搞錯人了吧?不過肇事的人卻沒有發現這個異常狀況,反倒是一臉傻呼呼的模樣。
緋山美帆子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看好戲,然而才正上演到一半,她和白石惠的呼叫電話狂震,休息時間也宣告結束,兩人將托盤交託夥伴,迅速在餐廳裡消失,僅留下專心吃飯的、和淚眼婆娑的兩男。
盯著吃掉別人巧克力卻一副理所當然模樣的藍澤耕作,藤川一男氣得牙癢癢的,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咚!
垂下肩膀的藤川一男面前,突然掉了顆糖果,敲到桌面而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不吃糖果。」冷冰冰的嗓音,簡短有力地吐出五個大字。
藤川一男循著聲音望去,只見到冴島遙快速跑步的背影,消失於眼前。
雖然她心裡還有人。
雖然她仍舊拒絕自己的邀請。
但此時此刻,他卻幸福到想哭,於是緊握著糖果,對著面無表情的男人說:「這是我的,絕對不給你!」
藍澤耕作此時看了他一眼,簡短地回了聲「哦」。
結果,等到白石惠結束急診,回到辦公室掏出裝著巧克力袋子時,卻整份被藍澤耕作用「借我當護身符」的理由劫走。
不理會瞪大雙眼的白石惠,藍澤耕作拿到巧克力袋後隨即離開辦公室,藤川一男大喊著「喂、喂」,只有深知兩人關係的緋山美帆子,坐在位置上笑得東倒西歪。
「白石,妳是不是沒有送藍澤義理巧克力?」肯定是吃醋了。
「是這樣沒錯……」今天要值夜班的關係,打算趁他下班的時候,才送本命巧克力──是因為這樣才搶走藤川的巧克力嗎?
白石惠想不透其中緣由,緋山美帆子則是笑瞇了眼,說了句「難怪」。
「啊,那傢伙一定是羨慕我有拿到妳的巧克力,真是看不出來呢,他竟然在這種地方這麼敏感?」
「不不,他絕對不是你說的那樣,今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送本命巧克力了,結果他連義理巧克力都不收,光是這一點,他實在沒必要羨慕你。」
緋山美帆子一語驚醒夢中人,藤川一男接著問道:「既然如此,藍澤拿白石的巧克力用來做什麼?」
「既然藍澤說是護身符了,大概是──用來擋女生送他巧克力的吧。」
儘管吃醋占了一部分原因,倘若拿著女友的巧克力巡房,也可以免除接下來的巧克力攻勢,更何況還能小小洩漏「名草有主」的訊息,如果能知曉藍澤的用心,就能發現他是等不及本命巧克力,就先拿義理巧克力放閃啊。
這傢伙,連義理巧克力都小氣地不想分給其他男人,只可惜那隻小白兔參不透,只是一臉問號。
「藍澤也真是辛苦啊……」緋山美帆子感嘆地說。
「妳說什麼?」小白兔的耳朵倒是挺靈敏的。
「不,我什麼都沒說。」
緋山美帆子擺擺手,趁白石惠轉過頭時,吐了吐粉舌。
「對了,既然沒有白石的巧克力,那我應該也可以拿到緋山的吧?」有冴島的糖果固然超級幸福,緋山卻一臉情人節與她無關的樣子,仍是讓他忍不住好奇而發問。
「笨蛋,我只會對我喜歡的男人贈送巧克力而已,無關緊要的傢伙就算了吧。」
「真是冷淡的女人。」
「謝謝,我就當作是稱讚了。」
「所以今年沒有贈送的對象吧,哈哈哈。」
「要你管!」
「咦?是這樣嗎?」白石惠插進兩人的鬥嘴間。「今天早上明明在妳的更衣櫃裡面看見本命巧克力──」
只見某人的臉色瞬間刷紅。
「才沒那種事呢──妳看錯了,哈哈、哈哈──我怎麼可能送巧克力呢!也絕對不可能送給那傢伙的──」
話才說出口,某人馬上遮住自己的嘴巴。
愈抹愈黑啊。
「她說了呢。」
「是呢。」
只見白石惠和藤川一男有默契地一臉壞笑。
緋山美帆子用巡房做為藉口逃離現場,而她所提到「藍澤拿巧克力是擋不好的東西」,確實也幾乎猜到藍澤耕作的用意。整個下午,翔北醫院裡幾乎不再聽見藍澤耕作的「拒絕」聲,反而是唉聲嘆氣的聲音變多了。



好不容易熬到藍澤耕作下班,白石惠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拉他進了休息室,兩人並肩坐著。
「這個給你。」白石惠小心翼翼地從口袋裡,拿出包裝精緻的小小巧克力盒,遞到藍澤耕作面前。「情人節快樂。」
「……哦。」
收下禮物的藍澤耕作,表情仍舊一臉淡漠,不若一般人興奮雀躍的反應,倒是白石惠由於習慣成自然,也不以為意,只是細心叮嚀著:「等一下我還要繼續值夜班,你收拾好以後就快點回家休息吧。」
起身就要離開,藍澤耕作卻握住手腕,不讓她輕易離去。
「等等。」
「怎麼了?」
「只有這樣?」他炯炯有神的雙目,對上她困惑的眼神。
「咦?」
對身為醫生的藍澤耕作來說,和女友度過的第一個情人節,原本並沒有紀念或是慶祝的必要性。光是輪值這一點,兩人要同天放假就已經不容易,更何況還要特地安排在這天休假,難度又更高,甚至當他知道二月十四日這天,她輪到值夜班時,更沒有將這個節慶特別放在心上,如她的個性,或許送出巧克力就夠了吧。
只是女友遠比預料中的似乎更不在意,她送巧克力時沒有出現害羞反應,反倒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他不禁微慍,明知道她差不多該去進行夜間巡房,仍是刻意留下她的腳步,想要索求更多。
「過來。」他說,將她拉進到自己的雙腿間,隨後拆開那一盒巧克力,拿出一顆,交給她。「餵我。」
至少用這種最簡單的方式,像一般情侶一樣慶祝這個屬於戀人的節日。
她頓時明白,他們今天晚上將不在彼此身邊,而自己卻理所當然地以為送巧克力就算是用了心思,未能想到其實這樣的節慶,還是讓戀人之間有個藉口,度過開心的一整天。
於是她拿起那顆巧克力,含在嘴巴裡。
「惠……?」她吃掉了?
藍澤耕作愕然,下一秒,自己的臉已被捧著,隨後唇瓣嘗到了一點甜味、一點苦味,然後是她的味道。
很快地,那顆巧克力消失於兩人的唇齒間,取而代之的是交纏的雙舌──
「嗯…嗯……」
他的手順勢往女人上衣探去,直到她的呼叫手機震動起來,這才打斷兩人。
「是,我是白石!」
接著白石惠和手機那頭的人聯絡重要事項,他只能雙手環住她的腰際,臉緊貼在平坦的肚子上。
戀人的體溫很暖,填滿心裡空蕩蕩的地方。
「……我該走了。」
「我知道,妳去吧。」
「那,明天見。」
「嗯,明天見。」
依依不捨地鬆開手,藍澤耕作目送著白石惠離去,眼角餘光瞄到身旁的巧克力,他撿起了一顆塞進嘴裡,即使不特別喜歡吃甜食,他也細細品味這份滋味。
果然,很甜。
儘管今晚只能獨眠,他回想方才戀人大膽舉動,淡漠的臉色有了變化,掛上淺淺的微笑。

和桃井瞳在辦公室會合後,白石惠接過她手上的文件夾,仔細確認上方的選項。
「白石醫生簽完名之後,我馬上拿去繳交。」
白石惠拿出上衣口袋的筆,在上面簽名後,遞給桃井瞳。「好了,接下來就拜託妳了。」
「好……咦?白石醫生的臉,怎麼這麼紅?」接過文件時,桃井瞳注意到白石惠的臉色,忍不住出聲提問。
只是被問的那人臉又變得更紅。
「是、是嗎?那……我等一下去量個體溫好了。」不過自己絕對不是因為感冒的關係才臉紅,而是回想起在休息室的一切,這才發現──
「我剛剛,好像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
「咦?」
某人真是羞恥到就往牆角縮,手還不斷往牆壁敲敲敲……
「白石醫生?白石醫生壞掉了!?」



至於緋山美帆子,到底有沒有順利送出巧克力呢──
「我的呢?」某人笑臉盈盈,很敢當伸手牌、要東西也要得理所當然。
「你未免也太厚臉皮了吧!我可沒有東西要給你。」只不過是正好在電梯裡遇見,這男人竟然就貼了過來;電梯裡就自己跟他兩個人,還很故意在耳朵邊講悄悄話。
「是嗎?美帆子真是太無情了……」灰原宗久的語氣略顯哀怨。「我今天可是連義理巧克力都沒收,就等著妳給的啊。」
「是嗎?」她故作驚訝,嘴角泛著一股笑意,卻又怕被他發現,於是緊抿著唇瓣。「那也不能算是我害的囉。」
「妳還是要對我負責啊──」
灰原宗久想接著耍無賴,電梯卻已經搶先開門,緋山美帆子迅速跨到外頭,轉過身後以最美豔的笑容,回應對方的困窘臉色。
「誰管你呀。」
於是當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灰原宗久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卻又忍不住失笑。
「嘛,算了。」
當電梯門再度開啟的瞬間,灰原宗久恢復成屌兒郎噹的模樣,和前來接他的後輩柏原愛會和。
「灰原醫生,好慢。」
「會診花了不少時間……」再加上又順道繞去急診科,卻沒看到她,結果休息時間都超過好幾分鐘,才在回程的電梯上相遇,只能說情人節真不是個碰面的好日子。
「神岡醫生都快忙翻了──嗯?灰原醫生,那是什麼?」
順著柏原愛的視線往下望,灰原宗久才注意到白大褂的單邊口袋,放著一小份包裝精緻的巧克力。
「灰原醫生,不是不吃甜食的嗎?」所以還特別和心臟科的同事打過招呼,不必特別送義理巧克力,還說要找機會請大家吃飯的。
「嗯,不吃。」但是她不知道。
灰原宗久一面拆開包裝,邊塞了一顆巧克力到口中、邊對著柏原愛說:「只有這份是特別的,請妳幫我保密哦。」
柏原愛先是一楞,後意會過來,反而冷淡地回應:「我要去跟神岡醫生告狀,讓他多派工作給閒閒沒事還能曬恩愛的人。」
「饒了我吧……」


14 則留言:

  1. 好喜歡加糖篇阿 每每都重複看了好幾次好好看喔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真是我的莫大榮幸!
      其實寫這些加糖篇,自然是希望大家可以反覆閱讀,看在眼裡,甜在心裡。

      刪除
  2. 天啊~加糖篇實在是太讚了!!!看著看著都笑了!!
    只有一個字"爽"~
    就是喜歡藍白的粉紅泡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實際上藍白的互動還滿收斂的,加糖篇是希望多一點互動,但又不能太過頭,很傷腦筋就是了Orz

      刪除
    2. 其實我也想看藍白18��,但是我知道有些不適合直接放在blog上...嗚…只好自己想?
      (抱歉我早上時懶的登入~希望你不會介意我用匿名~)

      刪除
    3. 當然不介意囉XDDDD
      雖然很想分享,但這份內容就當作特典,留給買加糖本的同學啦。

      刪除
  3. 放糖的都要多看幾次~甜!
    期待 加糖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快了快了,現在等小卡繪製完成就能送印!
      不過我會先拿到加糖本的試印本,聞個香XDDDDDD

      刪除
  4. 我好喜歡加糖篇! 這種有點甜有不會太甜的太棒了!
    立馬決定買心跳瞬間的小本本 (灑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支持啦XDDDDDD
      加糖本是連我自己都會一看再看的故事(雖然是老王賣瓜啦)

      刪除
  5. 這次是小白兔自己把陷阱挖大
    XDDD
    然後回想才發現
    「我剛剛,好像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
    「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自願跳進去當然好XDDDDDD
      但也沒看過自己挖坑埋自己的(?)
      這時候我腦中想的是第三季白石在電梯裡面懊悔的模樣XDDDDDD

      刪除
    2. 情人節就是要看這篇
      哈哈
      新年快樂
      ^^

      刪除
    3. 謝謝Mina還是這麼支持(抱)
      原本打算情人節推番外,結果還是來不及寫上隻字片語,只好等白色情人節了~~
      希望這次可以真的推新篇惹QQ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