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極短篇〈槍殺玫瑰〉02 End

槍殺玫瑰 插圖02  


算日子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能夠活命才是最終目的。


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很難的兩個字——「活命」。


要是沒有那個人,他就不會捲進平和世界的表面下,隱藏於黑暗之中的另一面,生活也變得十分困難。


有時候甚至連保留身為人的意志都變得相當模糊,像是驅使著本能前進。


 


代號是玫瑰,她早已經忘了自己真正的名字,只說大家都這樣叫她,所以他也如此。


「玫瑰這個稱呼太惹人注意了,而且現在叫玫瑰,很俗。」


他不留情的批評,換來一記巴掌。


「這又不是我願意的,不然你幫我取個名字。」


「小白……」


話才剛出口,他又換得一記巴掌。雖然還有其他備案,像是很適合她的「騷貨」、「三八」、「飛機場」等,最後決定還是不要說出口。


畢竟他不想他的臉被打成像包子一樣腫,那會很遜。


「只是個名字,很重要嗎?」她問。


「不重要。」只是他不想跟著叫「玫瑰」,太多人這麼叫她,就好像一點也不特別。


「你帶著的項鍊很特別,那是什麼?」即使連洗澡和上床也不離身的項鍊,看起來不是很名貴,卻有漂亮的橘色結晶,看起來很吸引人。


「琥珀……」


「那我就叫琥珀。」


「……」


他嘆了一口氣。項鍊的長度,讓琥珀緊緊依偎在胸口。


「琥珀嗎……」再平常不過的兩個字,此時此刻聽起來無比心動。


 


和琥珀上床不是一件討厭的事,也稱不上喜歡。


就像是為了填補她寂寞的內心進行的工作,或是解放自己的欲望那樣自然。


他跟女人上床過,上床這件事只是有點稀鬆平常,琥珀的反應就跟那些女人一樣,因為舒服而呻吟、高潮的時候產生痙攣,甚至沒有什麼特殊的引誘技巧、也缺乏讓人動情的肉體。


嚴格說來,琥珀不是他會碰的類型,他卻成了琥珀的第一個男人。


這一點又讓他嘆了一口氣。


「老是這樣嘆氣,好運都會嘆光光的。」琥珀蠻不在乎的說。


「妳竟然……是處女。」


他為此深深感到懊悔與無力,琥珀卻沒有任何介意。


琥珀覺得他的堅持,很無聊。


「為什麼?你沒有處女情結?」


「處女容易有雛鳥情結——我從來不放感情在女人身上,通常只是解決生理需求而已。」


所以他不碰處女,怕自己給了太多的期望,實際上卻不是那麼回事。


「哦——」琥珀似懂非懂的回應,隨即又說:「我是不懂我有沒有雛鳥情結,不過我覺得和你一起很愉快,就是這麼簡單。」


他望著她。


「至少很爽——」琥珀笑咪咪的回應。


「第一次的時候妳也是說了這句話,缺乏矜持。」


「那你還沒嚇跑?」


「我還是妳的保鏢,想跑也跑不了。」他提醒。


「傲嬌。」她睨了一眼他。「根本就沒有雇傭契約,只有一句話而已,你隨時都可以走……」


保護好玫瑰——


糟糕,她又要開始哭了。


出乎意料之外,她沒有哭,竟然還笑咪咪地望著他。


「我已經不是玫瑰了,我是琥珀。你愛著琥珀才不走,對吧?」


「我不知道是不是愛情。妳說是就是吧。」


琥珀反而一臉苦惱的抓著頭髮。


「你啊,是那種完全不看言情小說跟偶像劇的類型吧?」


「嗯。」


「這時候應該深情款款的看著我,對我說『我愛妳』。」


「如果有人追上來的話……演情侶勢必要說,教官有教。」


琥珀臭著一張臉,他順勢撫著臉吻上唇瓣,宛如蜻蜓點水的碰一下。


「這麼做該不會也是教官教的吧?吊人胃口。」


「不是。」他面無表情的說,另一手摟著琥珀的腰,將她密合自己。「妳現在的表情讓我覺得很可愛,我想要了。」


可是我不要。」琥珀痛踩了他一腳。


 


殺掉玫瑰——才是那個人要他保護玫瑰的真正目的。


「竟然是因為這樣……」


玫瑰的追殺令,玫瑰的生死,還有玫瑰隱藏的祕密——沒有一件事情是在他掌控之中的,他完全被那個人牽著鼻子走。


已經很多人提醒過他:玫瑰很危險,必須殺了她。


即使她一臉無辜。


即使她形同路人。


即使她身軀柔軟。


即使她嚐起來那麼甜美。


她是他的琥珀,才不是什麼玫瑰。


「你總算知道為什麼我叫做『玫瑰』了……」


她雪白的背部,盤據著一朵豔紅奪目的玫瑰,宛如刺青一樣。


「碰到玫瑰的人都會死,不要再讓我說第二遍。」


他下意識伸出的手指,被她的話語制止。


那個人也是這麼死的……很多人都是因為這樣死的,所以大家都想殺了玫瑰。


他的兄弟,也是這樣死的,卻還是要他保護玫瑰。


玫瑰,火紅的花瓣下藏著毒刺,所以是武器、是致命的碰觸,所以她殺了很多人,在飽受欺凌之前。


「短短一瞬間,玫瑰就長出來了,那個人…也就死了……」


 


  妳身上怎麼會突然出現這種刺青……


 


宛如深受玫瑰吸引,手不自覺的往玫瑰花瓣觸碰,就這麼中毒身亡。


每個企圖強要她的男人都是這麼死去的,後來,玫瑰憑著自己的意志,還能控制。


於是成為了武器,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路可走。


偶爾也有失控的時候,那個她很愛的人……


隱藏在美麗之下的毒刺,讓她眼睜睜地失去最親密的愛人。


「不要碰我,至少不是現在。」她的語氣裡有些哽咽。「我現在不是你的琥珀,所以現在不要碰我。」


他一把抓住玫瑰——原本是這麼打算,可是她躲的好快、虛弱的身體也無法輕易抓住她。


「怎麼可能…不碰妳……背部的玫瑰看起來這麼的漂亮……」


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一樣的、活著的玫瑰,沒有人能夠抵擋這份魅力。


「你太傻了,笨蛋。」她用所有力氣揍了他的臉一拳,確認他意識逐漸模糊之後,從他的口袋裡拿走所有的東西。「去死吧,像那些人一樣,去尋找新的人生,後悔遇到我!」


 


「你死了嗎?」


他搖頭。


對著他說話的男人束起一頭長髮,戴著眼睛、留著鬍渣,一面抽著菸彷彿一切事不關己。


醒來之後,他檢查了身上所有的東西——玫瑰只拿走了槍、錢,以及偽造的護照,僅只留下手機給他。


落單的他還被追兵視為笑柄。


 


  你啊,也被那個女人利用了吧,真是白痴——


  沒死還算你命大,夠走運。


 


那些人只留下嘲諷的話語,就再也不管他是否曾經站在誰的那方。


於是他帶著紅腫的右臉、鼻血,跟渾身傷口,一拐一拐地去找人治療。


一邊想著「玫瑰」。


「玫瑰」想擺脫他——不如說是「玫瑰」不希望他跟她有太多牽扯。


「笨蛋……」


男人吐出最後一口白菸。


「既然你死過一次了,也該重新想一下自己的未來吧?奉勸你一句,不要再跟『玫瑰』有任何牽扯,會死第二次的。」


他不語,只是看著遠方。


 


妳在哪裡?


 


 


 


後話  


故事雖然完了,應該算是暫且結束。


一直醞釀這個很小很小的故事,不想寫成長篇折磨自己、想先寫成短篇,然後再繼續寫成續篇接下去。


最花時間的還是畫插圖(汗)


不過不畫又覺得少了點什麼,所以堅持非得要畫插圖(我好任性)。


之後還有續篇,這兩篇〈槍殺玫瑰〉可以算是故事序章、也是一個故事的段落。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