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同人創作|Code Blue‵藍白《心跳瞬間》09



「病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接下來有勞松田小姐接手。」冷淡的聲音隱約有氣無力,藍澤耕作感覺到疲憊的身軀正在跟自己發出強烈地抗議,儘管如此,還是得走上一段路才能到達辦公室。
被唱名的年輕護士奮力地點頭,眼前俊朗的面容卻不得不讓她多瞥一眼,繼而注意到了某件事情。「藍澤醫生…你名牌要記得帶哦,主任看到會念的……」
藍澤耕作下意識地望向自己空空如也的胸口,掛牌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連自己也沒有發現。
「謝謝,我會記得的。」沒有多花心思在回憶掛牌什麼時候不見的,藍澤耕作輕聲的道聲謝後,馬上轉身走出了病患的房間門口,目前最重要的仍是讓自己早點休息恢復體力,才能繼續在工作上奮戰。這麼想著的同時,不由得振作起精神,加速前往辦公室的腳步,至少在回家之前,他都必須讓自己好好清醒著。
藍澤耕作走到電梯前,曇花一現的清醒馬上跑得不見蹤影,當他努力半睜雙眼時,電梯的門也剛好打了開,而他惺忪的眼對上了一雙怔然的美目。
「啊、啊…藍澤。」
「……」兩人對看了一陣子。「妳不出來嗎?電梯門已經開了。」
這台電梯剛剛可是往上的啊…?當他這麼說著的同時,人也已經走進電梯裡。
「啊、不…那個,我要下樓……」扯出自以為最自然的笑容,白石惠的表情看起來更為僵硬。「我錯過了下樓的樓層。」
藍澤耕作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按下較低的樓層鍵之後,原想走到離白石惠稍遠的電梯壁,但在經過白石惠的身邊時,身體一陣無力感襲來,他的腳步有些踉蹌,一旁的白石惠也反射性的伸出手要扶他,雙手環住了藍澤耕作的腰際;藍澤耕作的手也正好搭在白石惠的雙肩,兩人的姿勢看來頗為曖昧。
「唔……」
「藍澤、你沒事吧?」
還沒來得及分開的當下,電梯門湊巧在此時打開,兩人反射性地往外看去,目光對上了等在電梯外側,準備前往直升機機場的梶壽志,原本專心擦拭墨鏡的他,抬頭看到這一幕不禁停下了動作,怔然地望著兩人。
「咳——」他輕咳一聲,隨後又像是意會什麼似的露出微笑,還幫忙按了下電梯的關門鍵。「你們繼續啊、繼續,完全沒關係的,真的!」
隨著梶壽志的笑臉消失,電梯門也緩緩關上。下一秒鐘,在電梯內的兩人尷尬的對看一眼,馬上有默契地分開(甚至還刻意站遠了一些)。雖然藍澤耕作的臉還是一樣冷淡,白石惠卻認為他一定跟自己一樣困窘地不知如何反應。
畢竟在分開之後的瞬間,她瞥見了藍澤耕作露出小小的、些許的懊惱表情。同時,這個小小插曲也讓藍澤耕作完全清醒。
氣氛,頓時又冷了下來。
「…那個,是我的吧?」藍澤耕作想著過悶的氣氛也有些尷尬,不自覺的往白石惠的方像偷偷瞄去,甚至已經開始盤算要怎麼化解兩人之間有些冷峻地氣氛;下一秒他眼尖地發現了白石惠手上緊握的掛牌,儘管是用硬塑膠保護著那張薄薄的紙,現在卻跟塑膠一起皺成一團。
其實他一點也不意外自己的掛牌是遺失在白石惠那裡,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跑來找他還牌子,神情還如此緊張兮兮,讓他覺得十分有趣。
說不定是來逼問自己有沒有趁她睡覺的時候動手動腳…一想到她睡沉的程度,藍澤耕作下意識的搖搖頭。
「我自己都忘了……」白石惠慌張地將掛牌遞給藍澤耕作,伸出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已經將掛牌破壞的體無完膚,現在要收回來似乎也來不及了,因此只好忽略那上頭的摺痕,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遺落在我身上的,我想應該將它還給你。」
藍澤耕作盯著她瞬間漲紅的小臉,也猜得出她此刻有多麼窘困。手伸出接過了她手上那張慘不忍睹的掛牌,仍是不發一語,溫柔體貼的人會化解突如其來的尷尬,他卻滿心只想著如此下去也不錯……更過分一點恐怕就是追究掛牌的狀況吧。
「還有、就是…我……啊!」
心裡想著的「我有沒有對你惡狼撲羊」這樣的話語還未說出口,忽然轟隆隆的一聲,電梯劇烈的震動一陣,打斷了兩人之間接下來的談話,將兩人帶向了另一樁意外。
眼前一黑。
「怎、怎麼了?」襲來的黑暗讓白石惠一時無法招架,連聲音都在顫抖著。
「…電梯大概是故障了。」藍澤耕作摸出了身上的手機,掀蓋後的光源打在他臉上,搭在不苟一笑的表情,看起來就有那麼幾分詭譎。
……這種黑暗,很可怕。白石惠在心裡偷偷想著,抿緊了唇,不敢說。
藍澤耕作沒有注意到她的異樣,昏暗的光線並不能有益於觀察。他按下了求救用的通話紐,對著對講機喚著,大概知會了一些狀況之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通話機的彼端傳來接應的人聲,要他們安心等待救援之後,昏暗的電梯內又恢復了寧靜。
只有在電梯裡一直持續著的、為了保持光源而不斷按著手機數字鍵的聲音,有規律地持續了一陣子。隔著電梯門的外側,隱約聽見嘈雜的聲音,兩人有默契的想著或許是專家來修理了,同時間嘆了一口氣。後來電梯外側安靜下來後,通話機也在此後傳來了聲音。
「喂喂…醫生、藍澤醫生…」溫雅的女聲傳來,藍澤馬上按下通話鍵,與她進行談話。「我是。電梯的情況如何?」
「專家說只是線路有些故障,需要一點時間維修。」
「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
「差不多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因為電梯卡在樓層之間,要維修的話有些不便……但專家們保證會盡力加快維修速度,請藍澤醫生放心。」
藍澤耕作說了聲謝謝之後,請通話機那端的小姐幫忙向黑田醫生交代自己和白石目前無法進入待命狀況後,電梯內的氣氛又陷入了安靜,靜的只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白石惠愣愣地看著藍澤耕作冷靜處理危機的模樣,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甚至忘了書本上講授的危機處理知識,腦中只有空洞的感覺令她難受,而狹窄又昏暗的空間更是讓她茫然地征在原地。
真、真是沒用。
冰冷的手、急促的呼吸,她難以控制地持續反應在生理上,讀了一本又一本厚重的書籍,卻不能直接運用而感覺到難堪,甚至是……被突如其來的狀況所震攝。
好不甘心。
「…白石,妳在怕嗎?」
沉默了許久的聲音,悄悄地、打斷了她的思緒。

2 則留言:

  1. 哇!又發文了!又發文了!(尖叫)

    藍白這配對真是讓人越來越愛,
    感謝電梯在那時候故障了,
    讓藍白有機會能「獨處」一下,
    只希望電梯慢一點修好阿。

    不過,在開心之於也要大喊一句:「藍白萬歲!」


    版主回覆:(01/09/2012 04:30:50 PM)

    真開心看見你如此興奮,幸好我的功力還算可以(笑)



    最近仍在苦思怎麼讓他們更緊密,獨處果然還是必要的,這樣才能感受到愛情萌芽的預感︿︿



    我也要跟著一起喊藍白萬歲囉!

    回覆刪除
  2. YAYA~開心哪
    (((藍白萬歲)))


    版主回覆:(01/09/2012 04:30:50 PM)

    我們都要喊萬歲,哈哈!

    回覆刪除